2023年11月14日

洞庭湖别让血吸虫把你吸走

作者 admin

别把血吸虫病当小事!这货可在74个国家和地区混迹,主要搞事情的地方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想不到吧,早在2160年前的西汉时期,中国就有血吸虫的影子了——从那些西汉时期的女尸和男尸体内检测出来的日本血吸虫卵可以看出来。

现在,中国透嘴巴的“爱好者”基本就是日本血吸虫。这家伙可是会危害人民身体健康的大佬。解放初期统计,一千万余患者,一亿人口受到感染威胁,13个省、市、自治区都有本病分布。简直是匪夷所思!在严重流行区,可慌了不少人:十室九空、荒芜田园,患病者不断死亡,造成了“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绝望景象。

不过此事没有绝望。解放后,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防治工作——灭螺面积还达到了90多亿平方米,占有螺面积80%以上!解放初期的“一千万余患者”只剩下250万了。真不敢想象如果防治工作一停摆,那这个“爱好者”会散布多少恶臭、发动多少叛乱呢!

血吸虫病,风头被创新吓跑了!广大血吸虫病流行区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血吸虫横行,现在血吸虫名不见经传,连卵都要想方设法躲起来。可是,如果想要彻底消灭血吸虫病,还需要长期艰苦的斗争和更多人们的努力。就像掰大嘴巴数牙齿,明明已经十个牙齿了,可还是得花力气找最后那一颗。

血吸虫病患者(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那可真不是开玩笑!血吸虫,还真让人又爱又恨。这家伙形态多,一共五个:虫卵、毛蚴、尾蚴、童虫、成虫。它到处寄生,多数脊椎动物都得提心吊胆。虫卵不说了,还没长大就瞪着想要吃掉根生姜;成虫知道不会找脊椎动物麻烦,倒是对人类没啥抵触情绪,时不时就跑来皮里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嘿嘿,小伙伴们,听说最近流行一种叫做“血吸虫”的东西。它们来头不小,不仅有人得,还有黄牛、水牛、猪、猫、羊、兔、鼠、猴等各路哺乳动物中招。还有意思的是,这玩意儿被誉为人畜共患寄生虫病,也就是我们一起患病,一起对抗它。

所以,说一说“血吸虫”的传播途径,当然是虫卵入水、毛蚴孵出、侵入钉螺、尾蚴从螺体逸出和侵入终宿主这一全过程啦。大家要留意,含有血吸虫卵的粪便、钉螺的存在和接触疫水,这三个重要环节是传播不可缺少的。没错,粪便污染水的方式有:在河沟内洗粪具,随地大便,船户直接将大便排至水中,甚至牛粪都有可能搞事情。钉螺就更稀奇了,它可是日本血吸虫的唯一中间宿主呢!没钉螺,那血吸虫病是无从传起的。

哎呀,各位小伙伴,听说最近流行一种叫做“钉螺”的东西。这小子可厉害,既能在水里游,又能在陆地上爬,是水陆两栖淡水螺之王,来头不小!

钉螺属于钉螺属,中国境内分布着湖北钉螺这一品种,非常可爱,螺壳小小的呈圆锥形,长约10毫米,宽3毫米到4毫米左右,有6到8层螺旋。壳口的外缘背侧有一粗的隆起,叫做唇嵴,还有角质厣片。湖北钉螺有好几个亚种,光滑的叫做“光壳钉螺”,有纵肋的叫做“肋壳钉螺”,个性十足。

那这小子喜欢什么样的环境生存呢?肋壳钉螺喜欢在湖沼型和水网型疫区的洲滩、湖汊、河畔、沟渠边等潮湿有草和腐殖质的地方,而光壳钉螺则喜欢在山丘型疫区的小溪、山涧、水塘、稻田、河道、草滩等。它们的食物包括植物、藻类、苔藓等,卵生,主要在春季产卵,幼螺在秋季发育为成螺。还有个趣闻,钉螺可以通过黏附在水面漂浮物上滋生,还能通过牛蹄、草鞋等方式被带到远处继续扩散。不过,对于钉螺来说,它的寿命可是短暂的,只有一到两年的时间。

  n/kxcb/kpzw/./202012/./W020201221639854578973.jpg />

(图片出自百度,作者不详)

哎呀,大家听说过“钉螺血吸虫”吗?这种小家伙太毒瘤了,想方设法把自己的血给吸到人体里,让人们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它最常见的感染方式是通过疫水。就是平时人和牲畜活动的地方、水域边缘,还有船只停泊的地方,这些都是钉螺血吸虫最钟意的活动场所。当这些活动场所的水中出现了感染血吸虫的阳性钉螺时,这水就成了疫水。如果你因为生产或者生活需要接触这些疫水,你就会被钉螺血吸虫感染了。就算是在草地上走走,如果露水里有钉螺血吸虫的幼虫,还是会感染上的。甚至这玩意儿能从口腔黏膜侵入身体,所以别随便喝没开水的生水。

怎么感染都是不好的,不过大面积接触这种疫水可就麻烦了,会导致急性感染。而如果频繁小面积接触这种水,就可能会患上慢性病程。穷大方的小提示:还是远离疫水,让这些钉螺血吸虫自己玩去吧!

  >

(图片来自百度,原作者不详)

哎呀,说起湖南洞庭湖区,可真是血吸虫病的重灾区啊。为了治疗这个病,建国以来防治策略也经历了三个阶段。一开始是以消灭钉螺为主的大毒瘤式综合性防治,接着转变为以人畜化疗为主的疾病控制,最后又发展为以传染源控制为主的综合性防治。这防治策略还真是头大啊!

洞庭湖地区血吸虫病真是防不胜防,因素太多了,可防治工作又任重道远。所以,今后我们要把防治队伍的能力训练好,常规防治工作更要做足做好,整体上规划,针对不同地点制定不同的防治措施,比如开发适宜的洲滩,利用国家项目推动易感地带的综合治理,这些都是平民百姓们看得懂的好办法。

当然啦,还得解决一个很严重的燃眉之急,就是血防人才一直缺乏,后继乏人,这可不行啊。我们需要人才更多,热情更高,担当的更多,花好花多少钱都没问题,为了我们的健康,谁都不能偷懒!

  >

(图片来源:《寄生虫学》,作者贼6) (图片来源:《寄生学书》,作者XJB)

(本文主要参考《寄生虫学》,但我的爆笑段子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