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1日

山东省科技成果转化综合试点合同金额越大转化率越高

作者 admin

2022年,8家试点单位通过转让、许可、价格投资三种方式进行科技成果转化,合同金额同比增长50.19%; 技术开发、咨询、服务等产学研合作项目合同额同比增长58.94%; 单位科技成果共有1759人转化为现金奖励,共计8934.23万元; 131人转为股权奖励,共计21890.64万元。

三年前,科技部等九部门印发《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深化使用权改革,处置、利用科技成果,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当年8月,山东省科技厅牵头组织在省属高校开展向科研人员授予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选择山东科技大学青岛科技大学、暨南大学、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山东理工大学、青岛大学、烟台大学、山东省农科院等8所省属高校作为试点单位。

科技政策的赋能,让上述8所高校“漂洋过海、大显神通”,围绕科技成果转化进行大胆探索。

既要“转得顺”又要“转得顺”

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一方面,在高等院校,没有人力、财力对研发完成后的成果进行“嫁娶”; 另一方面,在市场上,企业需要“媒人”和“彩礼”来撮合结果。

为解决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中的困难和障碍,山东省农科院制定出台了“1+7”政策措施,重点实现“有的转”、“有的转”。土地”、“人员转移”、“顺利转移”。 构建覆盖转型全过程、流程、周期的服务体系。

为实现“已有转化”,研究院编制了“高价值成果转化目录”,指导建立“需求清单”,根据需求导向调整科研布局,部署创新链围绕产业链。 同时,构建“省-市-县”三级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体系,实现“土地流转”。

成果转化需要资金支持。 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完善科技成果定价和股权机制,设立校(院)房产、学术科研协同创新基金,开辟科技成果转化之路。 “科技+金融(资本)+产业”模式的科技成果。

针对高校大量“沉睡”专利和面临到期的专利,山东科技大学发布《山东科技大学无形资产管理办法(2021年修订)》,规范科技大学无形资产的处置方式。学校持有的科技成果探索利用专利“托管”,专利将通过一定方式得到盘活。

结果的转化需要一个既懂专业又懂市场的“媒人”。

山东科技大学组建了“学校-学院-转化者”三级技术经纪团队,精准对接成果转化全链条、全流程。 青岛科技大学推出激励措施,规定技术经纪人可按不低于项目金额或成果转化收入5%的比例提取佣金。 2021年,学校技术经纪服务促成了“智能火灾现场取证装置关键技术开发”交易,合同额200万元。 首付款70万元,学校向第三方经纪人支付中介服务费14万元。 。

要看当地的需求,更多的是靠自己的能力。

概念验证是技术创新链的前端环节,将尽早识别具有商业化和产业化前景的项目。

山东科技大学精准对接当地“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发展需求。 政府或企业选择重点项目,然后注入资金。 他们提供多方资源来进行概念验证并实现技术成熟。 从原始创新、概念验证、孵化培育到实施成果转化的全流程科技成果转化模式。

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以产业需求为导向,共投资2.7亿元建设中试基地。 中试平台提供从技术到产品开发的软硬件开发、工艺设计、产品定型等服务,构建“研发+中试+孵化+产业化”一体化成果转化机制,实现中试无缝对接。以上链接。 提高科研成果转化效率。

推动成果转化,既要激发研发人员的积极性,又要提高服务机构的积极性。

青岛大学将科技成果转化纳入二级单位和各类人才考核流程。 科技成果转化收入与技术创新、社会服务等经费统筹考核,突出成果转化在绩效考核中的比重。

青岛科技大学教师将专业科技成果以入股方式转化为股份,帮助学校获得股份和分红,在当期科研绩效考核中确认为科研经费和科研工作量年或次年。 学校把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作为各二级单位和个人绩效考核中的重要考核指标。

长期以来,高校在成果转化中“重所有权,轻转化”,堵塞了成果转化人才的晋升通道。

暨南大学建立了面向社会服务的高级职称评价体系,为从事成果转化的教师提供晋升通道,科研人员承担的横向项目在绩效考核、岗位招聘、职称评定等方面与相应的纵向项目同等对待活动。

山东省农科院制定出台了全国首个“破四唯一”十条意见。 创办科技型企业达到规定产值、成果转化资金达到规定标准的,可直接聘用具有高级职称的人员。 对从事成果转化的人员单独考核,增加了转化晋升职称,制定了成果转化竞赛的绩效条件和量化评分办法,以及成果转化收入、转化服务收入、科技推广应用收入等。成绩等列为主要评分指标。 2022年,4名专门从事成果转化与提升的工作人员成功竞聘高级职位。

山东省科技成果转化综合试点现已推广至全省高校、研究院所和医疗机构,将为科研人员赋予更大的创新活力,促进更多成果转化,不断为科研人员提供新的活力。新旧动能转换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