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8日

农电亮话强化涉农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提高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效率

作者 admin

党的二十大报告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企业创新作出了重要定位和论述:“强化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充分发挥企业科技创新的引领和支撑作用”。科技骨干企业的作用。” 进一步明确“加强企业主导的产学研深度融合,强化目标导向,提高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水平”是企业创新的有效路径和重要目标。

当前,我国农业强国建设正处于转变现代生产方式的关键时期。 “十四五”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涉农企业在农业基础产业关键命脉和国家粮食安全战略中将肩负起更多使命和任务。 责任。 强化涉农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是提高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效率的首要任务,关系到“谁来创新”、“如何利用农业科技创新”等重大问题。成果”决定农业强国的未来。

一、新发展格局下涉农企业科技创新新特点

与其他工业制造企业相比,涉农企业科技创新投资回报率低、周期较长、区域技术要求更复杂、推广成本和资金投入更大。 目前,我国涉农企业众多,但规模小、分散。 科技创新能力总体薄弱。 没有华为这样领先的创新领军企业,不具备与国外ABCD(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等大型农业巨头集团)竞争的能力,不仅是最大的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制约,也是未来提高农业国际竞争力的关键。

新发展格局下,我国涉农企业科技创新发展呈现出四个新特点:

(一)涉农企业创新投入能力低。 目前,我国涉农企业的研发投入强度是全行业的一半。 2021年,我国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涉农公司共有389家,占A股市场的9.61%。 研发投入强度(研发投入/主营业务收入)平均水平为2.61%,为所有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研发人员投入强度(研发人员/员工总数)平均水平为7.62%,为全部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的54%。 这说明我国涉农企业创新投入动力依然不足。

(二)重点科技企业是农业技术创新的生力军。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生物育种、智能农机等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投入,一些重点科技型企业逐渐涌现,技术创新能力快速提升。 比如,“四龙”主导的通用汽车研发阵地与中国农科院、中国农业大学这两个民族品牌单位并列。 大北农和杭州瑞丰两家公司在通用汽车技术领域已经具备了较强的研发能力。 在育种领域,先正达、隆平生物、荃银高科等企业也在积极加大创新研发,创新输出蓄势待发。

(三)数字、计算机等领域巨头企业加快布局高科技农业。 很多技术应用场景并非始于农业领域,但农业是产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生物技术、数字技术、新材料和智能装备制造技术集群不断融入农业。 早在2019年,互联网公司巨头就纷纷关注高科技农业,数字农业发展迅速。 2021年10月,阿里巴巴正式成立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 拼多多正在全力推动农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京东还与多个地方政府建立了合作关系,推动数字农业技术落地。 目前,结合航天技术的特点和优势,深圳大疆、正大航空等也成立了专门的农业开发部门,推出了农用无人机、智能农机等产品。 涉农企业不再局限于传统农业企业,跨界行业巨头也纷纷加入高科技农业布局。

(四)农业科技创新赛道仍吸引金融资本。 随着新技术革新农业产业,越来越多的金融资本和投资机构涌入农业科技领域,投资农业企业。 2019年至2021年,我国农业领域资本投资规模分别为303亿元、325亿元、364亿元。 2021年开始,投资规模将呈现加速趋势。 其中,农产品流通吸资能力最强,尤其是随着传统农产品流通从纯线下模式逐渐转变为线上+线下模式,非接触式购物和流通受到投资者欢迎,例如作为2021中国长沙社区团购公司,已获得近200亿元投资。 此外,生物育种赛道也越来越受欢迎。 2022年,一些优秀的育种创新公司进入了风险投资的视线。 例如,2022年3月,专注于基因编辑的七禾生科获得1亿元融资。

二、强化涉农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的对策

强化涉农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不能要求所有涉农企业特别是绝大多数中小企业都搞创新。 这是不现实、不可能的。 关键是牵住“牛鼻子”,充分调动科技骨干企业创新积极性,壮大骨干科技企业队伍。

(一)调动科技型农业企业创新积极性,必须建设好创新联合体。 现阶段,农业领域的很多关键核心技术无法由一家企业单独完成。 迫切需要重点科技企业联合科研机构和上下游企业,构建更加系统、全面的研发组织模式。 要支持技术、人才储备、资金条件充足的骨干科技企业或龙头企业牵头组建创新联盟,集聚创新资源,攻克行业核心关键技术,提升企业整体创新能力。推动产学研共同参与、联合投入、成果共享,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高水平科技创新动力。 农业农村部要积极引导组建创新联合体,树立一批农业创新联合体标杆,总结可推广借鉴的经验模式。

(二)调动科技型农业企业创新积极性,必须推动深化改革。 有效整合农业科技资源,建立实质性的产学研协同创新联合体,需要打破规章制度。 科研单位要转变观念,打破现有科研院所的管理机制,消除科研“小圈子”和论资排辈,放开人力,畅通要素流动,允许科研人员兼职、兼职-在公司任职期间,并制定相应的考核和绩效考核机制。 加快企业主导的产学研深度融合,建立健全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利益共享机制。 在组建创新联合体过程中,要着力解决职责不清、知识产权权责共享规则不明确等制度瓶颈,建立风险防控机制,切实解决成果转化难、责任难等问题。创新风险高。

(三)调动科技型农业企业创新积极性,必须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 在关系国计民生、产业命脉、国家发展安全的战略必争领域,如生物育种、耕地节约、数字农业、智能农机等,由于覆盖面广、范围大,影响力大、研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要充分发挥国家作为重大科技创新的组织者作用,发挥国家统筹规划和资源优化配置的优势,牵头立项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同时用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和重大专项。 共同创新项目组织管理机制,吸引涉农企业参与重大项目联合攻关,探索“企业提出问题、科研机构答疑”新模式,引导企业有勇于投入创新,敢于创新发展,不断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四)调动科技型农业企业创新积极性,必须推动科技与金融融合。 我国涉农企业本身实力比较弱,需要长期赋能投资,即投入的不仅仅是资本。 除了资本,还需要投后赋能、产业资源等加持。 典型的投后赋能包括管理培训、人才招聘、财务合规等,产业资源加持包括品牌共享、渠道共享、终端用户共享等。建议国家和地方政府安排专项资金支持科技型农业企业创新,建立创新联合体政府引导基金,为初创企业提供稳定、长期的投资,同时撬动金融资本和社会力量的参与,协调风险-采取资本结构。 。

(五)调动科技型农业企业创新积极性,必须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 建议合理扩大现行税前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研发费用计算范围(考虑将土地租赁、人员投入、良种繁育等费用纳入计算范围),实行企业计算办法研发费用。 制定涉农企业研发经费奖励制度。 当涉农企业研发投入强度达到一定比例或提高一定比例时,建议提高涉农企业所得税减免税优惠比例,以减代奖,促进有奖励的研究。 完善国内技术市场体系,强化监管,加大侵权成本处罚力度,营造风清气正的企业创新生态。 同时,支持涉农企业积极申请和部署国际专利,开拓国际技术市场。

作者:王晓军、毛世平、林庆宁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

【农业强国光明谈】强化涉农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